快捷搜索:  as  angelina 0   usr bin id  web inf web.xml  .. app.conf 0  imgurl  test   8835

二战最后的日本兵,藏身小岛28年,被接回日本

  大家都知道藏身菲律宾丛林29年的“最后日本兵”小野田宽郎,他不知日本已投降坚持打游击,直到1974年才投降。

  但比小野田早两年,还有个二战日本兵震惊了世界:他只身躲在关岛的洞穴里,靠着难以想象的生命力,度过了28年的野人生活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横井庄一

  横井庄一,1915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,20岁入伍,1944年担任日军步兵第38联队伍长,属于关岛的守备部队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担任军曹(伍长)时期的横井庄一

  当年7月,美军展开强大的关岛登陆战,日军顽强抵抗后阵亡近两万人,横井庄一和残余的几千日军逃进了深山。

  绝大多数残余日本兵因为补给断绝,在丛林和岩洞中冻饿而死,另有一百多人选择了打白旗投降。但横井庄一却孤独的活了下来,而且,一活就是28年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横井庄一的洞穴入口

  横井在关岛深山的一片竹林中央,用步枪和刺刀挖了一个洞穴藏身,靠采野果、抓老鼠青蛙为食,军服破损后,他自制了树皮纤维衣服,用棕榈叶子做肩带,白天像鼹鼠一样穴居,晚上出外觅食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横井庄一的洞穴生涯示意图

  关岛是热带丛林气候,气温不算冷,但食物很匮乏。

  横井一开始怕被美军发现不敢点火,后来没了火源更是统统生吃。

  有很多次,他吃了不知名的野果上吐下泻,有次他幸运抓到一只野猪,大快朵颐吃生肉的结果却是肚子剧痛差点死掉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横井庄一自制的树皮衣服

image.png

  1945年日本战败,横井丝毫不知。

  到了1952年,他无意中捡到了美军的一份传单,才知道日本已经战败投降,但是这家伙很顽固,认为投降是耻辱,宁愿继续做洞穴人。

  他和小野田的区别是,小野田一直在枪杀当地人、攻打警察“战斗”着,而他只是人畜无害的活着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横井庄一的餐具

  关岛是美军在太平洋的重要军事基地,每天都有战斗机轰鸣起降,横井看在眼里更是不敢稍动。

  直到1972年,横井57年时,两个岛上的查莫罗土著猎人发现了野人一般的他,警察闻讯赶到,横井终于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眼前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横井被警察接回

  报纸上,横井蓬头垢面、身围树皮的照片成为头条新闻,但谁也无法采访他。

  因为常年不说话,横井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;因为常年钻洞穴,他连正常站立都不行。

  从外形到神态,他就像一只人形大鼹鼠。经过医生三个月的调养治疗,横井才恢复语言能力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丧失语言能力的横井

  日本政府得知关岛发现“残余日本兵”后,通过外交途径把他接回了国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日本对横井归国的报道

image.png

  ▲ 图:日本对横井归国的报道

  27年后重回日本后,横井对迎接他的人说了句话:“我很惭愧,活着回来了。”他的思维还是二战日军的思维,觉得战败活着回国是耻辱。

  这句“跨越时空”的话,竟成了当年日本的流行语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归国后的横井流下眼泪

  70年代的日本,经济飞跃,早已高楼大厦林立、时尚生活流行,横井对现代生活目瞪口呆,政府发给他的补偿金也不知如何保管。

  幸好,有个日本女人美保子嫁给了他,帮他打理一切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美保子为丈夫开设了纪念馆

image.png

  ▲ 图:美保子为丈夫开设了纪念馆

  杰克伦敦的著名小说《热爱生命》中,饥肠辘辘的淘金者获救后,执着于一件事:把大块的面包藏在床铺下。

  28年野外求生的后遗症,同样在横井身上体现:他见到丰富的食物,会高兴的流泪;见到生鱼片却会恶心;还会坚持用工具织布,睡觉时蜷着身体。

image.png

  ▲ 图:晚年的横井庄一

  横井1997年因心脏病去世,活到了82岁。

  对他,日本人评价为“奇迹般的生存”、“恐怖的军人精神”,国际社会的评价则是“他是一个不屈服的士兵,但也是军事政权的盲从者。


《路边历史编辑》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